近期文章

日本戰敗限帶千圓回國?! – 從武尊千圓券談起

「武尊千圓券」其原票皆是背面並未加蓋的「日本銀行兌換券」。若於「日本銀行兌換券」背面再另行加蓋「株式會社臺灣銀行」及「頭取之
印」這兩枚戳章,就成為限定只能在台灣地區流通使用的台灣版「武尊千圓券」。

武尊千圓券

1945年日本戰敗後,被遣回返國的日本軍民,依規定每人隨身限定只能攜帶一千圓現金 。這種限帶一千圓現金回國之說法,茲舉一本「日人的著作」來說明與佐證。民國95年12月,「國史館臺灣文獻館」出版由日籍教授「塩澤亮」所繪著的一本個人回憶錄 ─《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
到內地復員 – 一位臺北女子師範學校教授在戰爭末期的紀錄》,全書至少就有三處提到「限定攜帶一千圓」的相關說法 (參見該書第83頁、91頁、95頁)。

該書第91頁日文「文字繪圖」,及90頁的中文翻譯,內有一小段內容現將全文抄錄如下:「每個人限帶一千圓現金。郵局存摺可帶回去,銀行存款則可帶回存款證明。但幾時可以取款,不得而知。」

當時搭乘各種交通工具回國的日本軍民,須先將在台灣原持有的「台灣銀行券劵」,兌換為等值可在日本國內使用的「日本銀行券劵」。這些行庫或其他金融機構,將收兌回來的每張「臺灣銀行券」,都另在鈔券正面「頭取之印」處打洞並加蓋「見本」兩字,鈔券背面也另加蓋「SPECIMEN」戳章以示作廢,不得在市面流通使用。

完整文章全文請見《探極》雜誌第2期。(購買訂閱請按我)

略過工具列